不再让留守女孩流泪

2017-02-09

文/仇光楼


截至目前,我国不满16 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为902 万人, 这些儿童长期过着没有父母相陪的“一个人”生活。值得注意的是,留守儿童由于缺乏家庭保护,正在成为性侵等恶性犯罪行为的侵害对象……


9 28 日凌晨,福建宁德市某医院妇产科,刚做完引产手术的小薇(化名)被推出产房。她今年只有13 岁,此前已经怀孕31 周。10 天前,小薇的家人到公安机关报案称,55 岁的小学教师陈某某多次强奸小薇并致其怀孕。目前,嫌疑人陈某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近年来,留守女孩遭性侵事件频发,个别无良教师、失德校长禽兽不如,利用工作之便,把罪恶的魔爪伸向年幼无知的孩子,天人共怒,令人发指。

学校本应是孩子快乐、安全、健康成长的温馨家园,但是屡屡发生的各种校园性侵惨剧暴露出学校的管理漏洞,给孩子带来噩梦,让家长不再放心,让纯洁的教育圣地蒙羞。教师本应是孩子人生路途中的一盏明灯,可是屡屡看到个别害群之马在学生的心灵种下罪恶、恐

惧的种子,湮灭了她们本应光明美好的童年岁月。

 

校园为何屡屡发生此类恶性事件?

 

一是青春期教育的缺失。被侵犯的对象主要是5 12 岁的农村留守幼女。这些女孩大多年龄小,懵懂无知,生理知识近乎空白,又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很容易成为性侵的对象。况且这些女孩维权意识薄弱,性教育和法律知识普遍缺乏,父母出门打工,家中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而老人大多不关心孩子的心理活动。甚至有孩子事发后告诉奶奶,奶奶却只是说,这是丑事,不能外扬。正是这种沉默让犯罪分子有恃无恐。

二是盲从教师。教师在学生心目中的权威性,让大多数学生迷信崇拜,教师的要求只是服从,无从反抗。于是,有的教师采取个别辅导,给零钱或给零食,诱骗小女孩,还有的教师软硬兼施,拿刀威胁,逼迫学生服从。

三是乡村校区地处偏僻。农村学校环境偏僻、条件简陋,给不法分子犯罪提供条件;有的农村学校招聘教师把关不严,致使个别人面兽心之徒,混迹教师队伍;另外学校缺乏竞争机制和严格的管理,助长了无良教师的嚣张气焰。

四是父母关爱的缺乏。父母无暇、也无意对孩子进行生理健康教育,学校也忽视对学生进行青春期教育关注。而留守女孩自己因其智力和阅历的原因并不知道性的危险性,没有性安全的防范意识,甚至把性侵害认为是游戏,有的根本不知道这是性侵。

 

留守女孩如何关爱?

 

呵护童心,需要爱心!在留守女孩父母关爱缺失的情况下,学校应该如何为这群弱势群体提供更多关爱和帮助呢?

学校要严把教师“入门关”。招聘教师时,要把人品和素质放在首位。对那些不热爱教育事业,没有教师资格,没有受过专业教育,道德品质不过硬者,坚决拒之门外。

政府要严厉惩治恶性事件。校园性侵案成井喷之势,不能仅从师德考核评价层面,去教育引导,要利剑高悬,重典治乱,让这些“衣冠禽兽”付出血的代价,杀一儆百,以正“教”风。

学校要强化师德师风建设。学校要加强教师师德教育,提高教师思想政治素质,树立正确的职业理想,提高职业道德水平,以教师良好的师德形象去影响和感染学生。日常生活中紧抓作风纪律建设,加强师德考核的力度,把个别教师一些邪念、恶念扼杀在萌芽里。

学校要加大对教师不良心理干预。对于一段时间内,情绪低落、易冲动的教师,做好心理辅导,积极排解他们的心理障碍,使他们内心阳光起来。还要通过各种文娱活动、宽松的环境、优厚的待遇、事业发展满足教师自尊、自我实现的需要,激发其工作成就感、事业心、幸福感,促进其心理健康的发展。

学校应加强对留守女孩监护。学校加强对留守女孩监管的同时,要教育父母重视孩子的成长,不能只“生”不“养”。如果两人都外出打工,必须把孩子放在有监护能力的亲戚家里。无论是祖父母、外祖父母还是其他亲戚都要特别关注女孩子的行踪,尽量不要让其离开自己的视野。

对留守女孩加强性安全意识教育和防范教育。要教育女孩子不要接受别人的东西,要多与家人沟通,在外面发生的任何事都要给家人说,要教会留守女孩保护自己的身体,不能让别人随意触摸自己穿衣所遮盖的秘密地方。如果有人随意触摸自己的身体,要大声喊叫,并

及时报告自己的家人和老师,使孩子时时刻刻处于家人的监护之下。

关爱留守女孩,父母不应缺席,学校不该缺教,社会不能缺位,建立家庭、学校、社会三位一体的有效服务和监护网络,使留守女孩亲情有护、学业有教、安全有保,让每一位留守女孩都能享受到国家以及全社会温暖而和谐的关爱,让每一名留守女孩都能够快乐地健康成长。

 

新闻链接:

留守儿童存心理及行为失控风险,谁来护佑他们?

 

今年3 月起,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联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一次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从各省摸底的情况看,一些留守儿童成为“校园暴力”的施暴者和犯罪“易感”群体,而且容易被性侵等恶性犯罪行为伤害。专家及社会各界呼吁,尽快探索制度化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途径,并为打工者返乡创业、就业提供扶持,使留守儿童享有更多父母关爱。

 

警惕心理及行为失控风险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由于缺少家庭关爱和社会行为引导,有的农村留守儿童心理面临失控风险,甚至会进而引发行为失控。

去年6 月,毕节市七星关区,4 名留守儿童兄妹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年龄最小的只有5 岁,最大的也不过13 岁。在同村人眼中,4 兄妹严重缺乏父母关爱,性格较为内向,不爱与人交流。而在2012 年,当地还曾发生5 名流浪儿童在垃圾箱内死亡的事件,也曾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近年来由于互联网日益普及,学生使用电脑、手机的比例、频率一直在提升。这带来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孩子们在思想和心理上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以往。但多数学校对学生思想和心理的关注、疏导仍停留在表层,很难走进孩子的内心。

四川农村留守儿童大约有102 万,占全国的11.34%,位居全国第一。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处处长罗江说:“从近年来的案件看,农村留守儿童和城镇流动儿童是未成年人中最容易滑入犯罪深渊的群体。”

记者在成都市锦江区检察院见到一名涉嫌故意伤害的未成年人江某。他说,小学期间曾有3 年父母在成都打工,他在老家与姑姑生活,长期处于失管状态。后来父母将他接到一起生活,但他对父母很陌生,最终在一次聚众斗殴中用弹簧刀刺伤了两名同龄人。

近年来,农村校园暴力事件时有发生,留守儿童中既有施暴者也有受害者。去年7 月,就读于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曙光中学的留守儿童郑某被同校13 名学生围殴,后因伤势过重死亡。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47.6% 的留守儿童表示被欺负过,状况堪忧。

值得注意的是,留守儿童由于缺乏家庭保护,正在成为性侵等恶性犯罪行为的侵害对象。

在四川德阳市调研时记者了解到,当地一名13 岁的留守女童自7 岁起就不断被性侵。据她讲述,性侵她的包括母亲的“男朋友”及其儿子、邻居,但她始终保持沉默,直到引起老师注意并报警。不过,面对民警询问,孩子十分抵触。

很多留守儿童实际上过着独居生活,身边没有任何亲属,成年人对他们的保护接近真空。“在一些农村,被伤害的留守儿童能够获得的社会支持微乎其微。”长期致力于儿童保护的成都市云公益救助会理事长傅艳指出,农村安全隐患较多,性侵等事件的发生与父母照管缺失直接相关。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